一个喜欢IT、爱逛网络、懂点电脑的闲人尔。BY: DEDE58.COM演示站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专访《终结者5》导演:卡梅隆版的漏洞就没人说三道四

发表于:2018-02-11 15:28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因此,《终结者》:创世纪》导演阿兰-泰勒也携“终结者”、前州长阿诺-施瓦辛格来到上海,并特意腾出远超以往时长的“宣传时间”来积极推广这部《终结者:创世纪》。也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凤凰娱乐得以与此片导演阿兰-泰勒进行了近20分钟的专访。

  《终结者:创世纪》的导演阿兰-泰勒之前曾执导过知名美剧《权力的游戏》和《广告狂人》,随后他被漫威看重执导了《雷神2》。而这三部作品在北美的口碑都很不错,也最终让他赢得了接替林诣彬(《速激4-6》导演)执导这部《终结者:创世纪》的机会。然而事与愿违的是,由于本片并不成功的“剧透营销”和该片正片过于颠覆的人设和时间线设定,使得《创世纪》的口碑与票房在北美市场双双惨败,甚至还不如此前口碑已经不堪的《终结者3》与《终结者2018》。不过众所周知,如今北美市场早已不是片方收回成本的唯一阵地,拥有众多“阿诺粉”和“《终结者》粉丝”的内地市场自然成为了派拉蒙赚钱的“最后稻草”。

  因此,该片导演也携“终结者”、前州长阿诺-施瓦辛格来到上海,并特意腾出远超以往时长的“宣传时间”来积极推广这部《终结者:创世纪》。也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凤凰娱乐得以与此片导演阿兰-泰勒进行了近20分钟的专访,我们针对本片在北美上映后观众提出的一些设定及BUG问题,对导演进行了发问,而阿兰-泰勒也力所能及的进行了回答。而关于大家最关心的“老年T-800与T-1000究竟是谁派的问题”,导演表示“答案将在续集揭晓”,并称答案会非常酷。而对于本片糟糕的“预告片及海报剧透事件”,导演也直言不讳的表示“市场部的这个主意简直糟透了”。不过,《终结者:创世纪》在中国内地首日1.7亿的开画成绩,应该会让这位导演打消怒气了吧。

  凤凰娱乐:我在看片之前以为本片是完全重启的一部《终结者》,但看片后我发现其中有些情节又是与老版电影联系在一起的,比如琳达汉密尔顿(老版莎拉康纳饰演者)的照片、约翰康纳的刀疤脸等等,所以我想问在故事线上本片是否与老版有联系还是说这些元素只是“致敬”呢?

  阿兰-泰勒:那个照片背后的故事我能说好久,我想一开始我们只是向头两部电影致敬,因为那两部是我们深爱的电影,也是我们想延续的,所以这部会有很多和那两部的牵连。我们在时间线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毕竟时空旅行的概念是非常复杂的,但我们又想让电影和终结者1和2保持一致。

  如果你到我们工作室来,你会发现我们每间房都有一面贴满时间线索墙,我们力求时间地点事件都吻合。而且没错,约翰康纳的脸上是有刀疤,因为他在头两部里有这样的场景。我们这部里有约翰和凯尔第一次相见的场景,这幕很有意思,因为这个情节意义重大。毕竟年轻的凯尔肯定以为自己得到约翰相救很幸运,但如果你细想一下,康纳已经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在找他了,因为如果不让凯尔长大成人并回到过去,约翰自己就不会出生。而能深刻挖掘第一部里他们之间关系的细节,也是我们拍这部电影的主要动力。

  说回来,你提到的那张莎拉-康纳的照片则有点难办,因为在前面某一部中这张照片已经被烧掉了(《终结者1》)。我们的设定只能是让这张照片只被烧了一点点。而且大家以为我们是把艾米莉亚的脸PS在琳达-汉密尔顿的老照片上,但其实我们新拍了一张照片:我们找到了吉普车和狗,并给艾米莉亚拍了照,重现了那个场景。

  所以总的来说,我们对第一部电影以及整个系列的设定都很尊重,我们努力确保时间线一致,不破坏电影的设定。

  凤凰娱乐:有些人说《终结者》系列从来没有平行宇宙概念,仅有一条时间线,但有些粉丝用这个概念将本片与前四部连了起来,你和编剧的初始想法是什么?

  阿兰-泰勒:在这部里面我们倾向于平行时间线和平行宇宙,我们请教的大多数科学顾问也都同意这样。当然,很多科学家认为时空旅行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本质上是无法做到的,但如果你能忽略这些认知上的障碍,时间旅行的概念其实是无限精彩的。在本片中出现了约翰-康纳和莎拉及凯尔(即康纳的父母)在一起的场景。大家会好奇:如果莎拉和凯尔被杀,约翰还能存在吗?毕竟他的存在取决于他们啊。

  的确,原系列尊崇“单一时间线”的原则,只有莎拉和凯尔活着,约翰才能活。但在本片的那个场景里,约翰说有些规则变了,他们是孤儿了,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自由。所以在本片中,自由是我们探讨的重点。而如果平行宇宙不存在,这个概念就不成立了。一旦我们决定用平行宇宙的概念,就会尊重这个概念,虽然这是很复杂的。

  阿兰-泰勒:我知道编剧们研究了所有的素材,看完了前四部《终结者》和两季《终结者外传》,他们已经确保自己知道了所有的故事,但我们并没有将故事直接联系到《终结者外传》。

  当然,我也发现我们的电影里确实有些场景和《外传》相似。比如有一处他们穿越时空,正好落在了高速公路上;在我们的电影里也有完全一样的场景。也许还有些编剧们自己也不知道的交集吧。这算是向《外传》致敬吗?就算是致敬吧,而不是“抄袭”。

  回答BUG:派回老阿诺的人续集会交代 T -1000为啥能穿越要问卡梅隆

  凤凰娱乐:事实上,T1000穿越回沙拉小时候杀死他父母以及究竟是谁派老年阿诺回到过去的情节电影都没有交代,这是续集的剧情吗?

  阿兰-泰勒:对。我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我们把这部打造成独立的电影,但其中确实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答,我们也愿意在下一部电影里讲清楚。

  我们希望这部电影本身是成功的。有一处凯尔问T-800:“谁把你送回来的?”约翰也在问同样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一直被提起,从未被回答。”其实答案是很酷的,尤其是约翰-康纳问这个问题时候的样子,我希望我们有机会再拍一部解释这个问题吧。

  凤凰娱乐:影片是不是只有一个T-1000,那个杀死莎拉父母的也是同一个人吧?

  阿兰-泰勒:是,这很有意思,是同一个角色,虽然我们确实没解释清楚。T-1000在莎拉九岁的时候试图杀她,并最终杀了她的父母,之后还仍然追杀着她。而莎拉一直被T-800保护,一直处在消失状态。而后来也因为T-1000一直在追杀她,所以他们设陷阱干掉了T-1000。

  凤凰娱乐:片中说“时光机只能通过皮肤是人类组织的东西”,但变异后的约翰-康纳和液态金属人T-1000是怎么穿越回去的?

  阿兰-泰勒:关于约翰-康纳变异的事我能讲好几个小时。技术上来说,他被病毒感染了,成了磁液态机器人,但他外表看起来还是人类组织,他其实是纳米级机器。

  至于T-1000是怎么穿越时空的?我想说,卡梅隆就让它穿越回去了却没人说三道四,那么我想,他能做我们也能。

  凤凰娱乐:有些粉丝说让康纳变异的“天网”阿历克斯就是T5000,是这样吗?

  阿兰-泰勒:没错,我们称他为T-5000。但他也不只是简单的“终结者”,我不想再说关于他的事了,他曾对约翰说:“你消灭的是一帮奴隶军,而我不是奴隶。”所以他不是普通的终结者。

  凤凰娱乐:我知道当你把约翰康纳设置成大反派时是想给观众一个巨大的惊喜,但我看片前早就通过预告片知道了

  阿兰-泰勒:我知道,我们的预告片真应该写明“有剧透”。这其实是市场部同事决定的,我想他们希望让观众知道这不仅是老片重拍,而是能看到很多新的内容,所以他们决定让观众看到我们最新、最大的创意,并且告诉他们这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部。

  凤凰娱乐:很多粉丝质疑为什么这次选择杰森-克拉科来饰演约翰-康纳?很多人认为他颜值不高

  阿兰-泰勒:等等,我觉得杰森很帅啊,我想他太太觉得他帅、他父母也觉得他很帅

  我觉得约翰-康纳通常是一个有象征意义的角色,他总被称为“弥撒亚”、“人类的救世主”。在我们这部电影里,他第一次被塑造成父亲形象、一个要好的朋友、还有最终的反派。这便对演员要求很高,而我们一直在找能演这个角色的演员。

  我看过他演的《猎杀》,很棒;他在《猩球崛起》里也很棒,所以他越来越受欢迎。他是一个出色的演员,我们需要这样的好演员。

  凤凰娱乐:我发现本片在北美是PG-13,但前两部都是R级,是不是因为想吸引更多票房所以降低了血腥程度?

  阿兰-泰勒:我想很多人对于《终结者》R级的分级看得太重了,好像觉得这系列的电影就该有其独特的锋芒。在《终结者1》里,施瓦辛格会把人的心脏拽出来,血刺呼啦的(《终结者1》的正片中并没有这个场景编者注);而现在,这类A级制作的电影理应让更多观众看到才是。

  要做一部成功的R级大片是很难的,我能想到的最近一部成功的R级大片还是《黑客帝国》呢吧?(2015年的《王牌特工》和《疯狂的麦克斯4》都是R级片编者注)

  所以,能不能吸引大批观众才是挑战啊。我拍过美剧《权利的游戏》和《广告狂人》,那都需要(在暴力上)有很大的自控力。

  其实我觉得《终结者:创世纪》定位PG-13不会有什么损失,我很高兴有更多的人都可以来看这部电影,甚至我七岁的儿子也可以看。本片同样有很多动作场面、暴力戏码,而且打斗场景不断,只是不会看到挖心的场面罢了。

  凤凰娱乐:本片还展示了末日前人们对于智能手机过于依赖的画面,你这是否也有对现实世界的讽刺?

  阿兰-泰勒:从早期的《终结者》电影到现在,我们和科技的关系已经改变。以前我们害怕核弹,但现在我们的恐惧来源已发生调整。

  我发现在我家里,三个孩子都时常坐那玩手机,在中国感受更明显了,走在街上每个人都这样(做了一个低头用手机的动作),在电梯里也是。我们喜欢这类科技,甚至上瘾。以至于有时我找不到我的手表或钱包,那都不是什么大事了,但一旦我找不到手机,我就会叫唤:“我手机去哪了啊啊啊!”我们对智能手机太上瘾了,对此我们的感情是又爱又恨的,因为我们意识到科技已经潜入我们的生活,而我们不确定能控制它。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一直收集、监听我们的通话,我们自以为有隐私,其实不然。所以如今的我们已有了更多值得恐惧的事情,本片称其为“新的科技威胁”。然而,莎拉是成长于七八十年代的人,她又一下子穿越到2017年,所以她会感觉“这尼玛都是什么鬼”,而其他人却早已习惯这种生活。

  凤凰娱乐:你刚才也提到了《权利的游戏》,其实现在很多电影导演也去尝试指导美剧了,你怎么看这个事儿?

  阿兰-泰勒:时代确实已经改变了很多。我是在纽约学的电影,那时我只想拍电影,我崇拜的偶像们也都是电影大师:吉姆-贾木许啊、斯派克-李啊、马丁-西克塞斯啊、简-康平啊我也想有一天像他们一样拍电影。

  但我最开始却是去拍电视剧,近些年电视剧反而越来越兴旺。我陆续和大卫-切斯合作过《黑帮家族》、和马特-怀默合作过《广告狂人》,他们的编剧功力都非常牛逼。

  与此同时,想拍一部好看的电影却越来越难了,因为电视剧和电影的鸿沟已经消失。所以现在连索德伯格、西克塞斯都去执导电视剧去了,李安都差点执导了一个“先导集”,两界之间的流通也变得更多了。其实我觉得这对导演是好事,因为这两种媒介带来的是不一样的东西,我现在就在开发一部电视剧,我也希望以后能拍小成本电影,或者大成本电影更好,这样两边都可以涉猎了。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kknlf.com/pj1kantujietema/2018/0211/43.html

栏目:pj1看图解特码      围观: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